破局“校园贷”乱象:大学生合理的提前消费需求如何满足

作者:中国青年网本网编辑:小凡 发布时间:2019-07-15 10:18:00

中国青年网北京6月28日电(记者 刘利影)近年来,随着打击“校园贷”乱象等一系列行动开展以来,不法校园借贷之风得到有效遏制,但如何满足青年学生群体正当金融需求也业已成为社会关注焦点。正如全国政协委员、西华大学副校长郑鈜所言:“问题的关键不是遏制大学生消费,而是应该让他们学习正确的消费观。堵不是办法,还要用疏导的方式。”

2019年3月15日,邯郸开展“3·15”送金融知识进校园主题活动

金融机构放贷不是违规“校园贷”

监管认为,过去几年,“校园贷”有四类参与主体:一是电商系,包括蚂蚁花呗、京东白条以及分期乐商城都有相当一部分学生用户;二是各类网贷机构;三是各类民间金融线上化的高利贷者;四是协助诱导学生利用学生身份披着“校园贷”幌子以欺骗形式犯罪的不法分子。事实证明,校园贷频发的乱象,基本上都是第三第四类引发的。

其实早在2017年6月,中国银监会、教育部、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联合在就印发《关于进一步加强校园贷规范管理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召开的媒体沟通会上就明确表示,现阶段暂停网贷平台进入校园贷,同时鼓励正规机构服务大学生信贷需求,以电商为代表的互联网平台可以继续与银行合作开展校园信贷服务。

《通知》要求,银行应在风险可控的前提下,有针对性地开发高校助学、培训、消费、创业等金融产品,向大学生提供定制化、规范化的金融服务,合理设置信贷额度和利率,提高大学生校园信贷服务质效,畅通正规、阳光的校园信贷服务渠道。

上述商业银行负责人认为,舆论在对不法“校园贷”喊打喊杀的同时,并没有对“校园贷”本身有清晰的认知,情绪化表达占主流。正如郑鈜指出:矛盾点就在于,正规的金融渠道对学生的服务没跟上,很多银行不愿意给学生办信用卡,或者办了卡仅给很低的额度,使正规金融在校园内“可望不可及”,反而给校园贷留下可乘之机。

适度满足大学生提前消费需求

郑鈜在分析银保监会就其提案的回复中指出,截至2017年,累计发放学生信用卡总量仅355万张,与央行统计的全国信用卡和借贷合一卡在用发卡数量5.88亿张相比,仅占0.6%;累计贷款总额11亿元,就算是全部用于2017年的在校大学生,人均才30余元,每张信用卡余额不到100元。信用卡的供给和应用严重不足,也会给非法校园贷、求职贷、套路贷等留下空间。

是否给大学生发放信用卡,一直是争议不断的话题。舆论的焦点主要来自两个方面,一方面是担心大学生在物质攀比的驱动下,超出自身消费能力追求“伪精致生活”,进而陷入欲望陷阱或被不法分子利用,导致学业荒废和生活失利。另一方面是,从银行主体来看,给大学生提供信贷服务,是否存在较大金融风险?

近年来频频发生的恶性案件充分说明,上述这种担忧不无道理,但这并非全部真相。企鹅智酷联合QQ空间发布的一项报告显示,30%的95后都会在兴趣爱好相关的学习培训上投资,如知识付费、兴趣班、分享课等;2018年的天猫双11数据显示,用花呗购买教育类产品和服务的金额上涨了87%,其中选择分期付款的用户数增长了2.4倍。

报告显示,在使用过分期的大学生中,9成人使用商品消费分期,这一比例高于借钱消费的比例,说明大学生消费的目的很明确,风险相对可控。更重要的是,绝大多数学生借款的主要用途是用于购买生活必需品和投资自己,餐饮、服装、恋爱、教育培训等排名靠前,而休闲娱乐、游戏等则相对靠后。

分期乐商城的数据也反映,教育品类是业务规模增长最快的品类之一。目前,该商城引入了QQ阅读、起点读书、掌阅、懒人听书、喜马拉雅、得到等多个知识付费产品,并和潭州教育、蓝铅笔等教育机构合作推广知识付费产品,业务规模同比去年增长100%。

此外,分期消费的普及在很大程度上帮助大学生更好地实现自我成长。南都大数据研究院今年4月发布的一项95后消费分期用户成长性调查显示,有67.09%的受访者认为,用分期消费之后,生活满意度有所提高,仅有6.54%的人认为有所下降。

而银行方面,郑鈜认为,银行有非常严格的风控体系,依托现代科技手段的风险评估和防范机制,风险是可控的。他进而提出,提高银行的服务能力的同时,也应该提高大学生与钱打交道的能力。

允许银行与Fintech合作展业

毫无疑问,打击不法行为仍是破局校园贷乱象的重点,而建立建立行之有效的“梳堵结合”机制则是重中之重。根据《通知》要求,只有银监会批准的持牌金融机构才能进入校园为大学生提供信贷服务。对此,中国社科院金融所法与金融室副主任尹振涛认为,这为校园贷业务确立了较高的行业准入门槛,会将高利贷、线下贷款公司及一些不正规的民间放贷机构挡在校园之外,同时也会更好地引导中国未来主流信贷消费人群树立良好信用意识及科学理性消费观念。

银监会相关负责人在媒体沟通会上曾明确表示,校园贷产品应满足综合利率不高于36%的底线,微粒贷和蚂蚁花呗如果以微众银行和网商银行作为借贷主体是合规的。而被问及商企和工商银行联合发行信用卡的模式是否允许,对方回应称,只要商企不是放款机构,银行承担核心风险就是可以的。

中央财经大学金融法研究所所长黄震教授表示,这类互联网平台有服务校园市场经验,也有技术和数据沉淀,利于银行对学生进行模型分析,而且也有消费场景进行支撑,能更好地识别客户,为客户画像,具备银行不具备的优势,所以银行和fintech合作的模式属于传统金融和互联网的融合,应该支持。

在郑鈜看来,大学生并不是完全脱离社会的群体,他们也有正常消费的需求,他们也在消费升级,“不能仅仅让学生远离校园贷,除了设立‘防火墙’之外,学校应该主动出击,金融部门和机构也应该主动出击,推动金融知识进校园。开设相关的金融知识讲座和课程,让学生掌握基本的金融常识,真正提高大学生与钱打交道的能力,树立适度合理的消费观,这才是真正金融素养教育的本质。”

据了解,目前,工行、中行、建行、招行以及广发银行等相继推出面向在校大学生的校园金融产品,工行这样的老牌国有大行,更是第一时间与分期乐合作发布了“工行分期乐联名信用卡”。在创新商业合作模式中,金融科技公司提供相应的金融科技服务,银行履行最终的放贷审核责任,并发放贷款,这种模式提高了校园金融服务效率,让大学生切切实实利用金融服务实现个人成长,得到了业界、主流媒体和监管机构更广泛的认可。